当前位置: 首页 > >

雾起修江散文

发布时间:

  12月8日,又逢周五,自己没有安排周末持续工作,盘算着周六、周日休整一下。时*中午,一通电话告知,下午2:30去修水。休整化为泡影,但对于出差修水倒也情愿,因为工作再忙,那里的山水如故,亦是一件乐事。

  傍晚,在修水城区公干。匆匆用过晚餐,接着便是工作沟通、座谈,结束时已是晚上10:15。前往宾馆途中,浓雾泛起,一片朦胧。

  健走的*惯不会因为出差而改变。来到美丽修水,欣然成行。第二天早6点半起,洗?之后6:45出得修江国际酒店大门,一股寒气袭来,冷不丁打了个寒颤,不由自主地吸了口浓浓的雾气。街对面的`房屋亦显得模糊,我双拳紧握,用力甩了两下,挺了挺胸,“嗨”了一声,迈步投入了浓雾之中。

  虽知雾天不宜锻练,有损健康。反觉雾过鼻腔有丝清香、肺部清爽,也许是心理作用吧,竟对这雾没有一丝反感!只觉得朦胧之美不可多得。来到黄庭坚纪念馆对面,不自觉地掏出了手机拍照。虽未进过馆内,或许是因为他太伟大,不敢冒然参观;迷雾中的檐宇,似乎格局更雄伟、整体更瑰丽;石壁上大文学家的头像远望模糊,却比想象中的更清晰。心想,下次定要入得馆内观瞻,让其形象在眼前升腾、变得清晰。

  一过纪念馆,便是修河。雾气更浓。立于桥头,能见度只在20米开外;河水竟被雾深藏着,一片迷茫。转向河边栈道,还能看见雾在流动。这栈道我也不知走过多少次了,此时仅由我一人独享,又少不了用手机收藏美景。不一会儿趋*浮桥,雾较老桥处薄了些,登上那座高高的拱桥,居高临下,依稀看到有人在河内捕鱼,行人在浮桥走动。快步走向浮桥,不远处的小渔船吸引了我的眼球,一渔民在收网,定定地看了会儿,竟没有捕到一条鱼!果然是水至清则无鱼。踩着浮桥,伴着“嘎吱”声走向了河中央,边走边回首。蓦然,在那个角度,我分明见着雾气从水面升腾,也就有了我本次的记叙?雾起修江,一下美瞎了我的双眼,飘飘欲仙。

  重雾起修江,朦胧隔桥断。

  身在缥缈处,分明一仙官。

  小舟入画廊,渔翁江心寒。



友情链接: